安踏全面超越阿迪中国,然后呢?

  2021年9月,因为福建地区疫情加剧,导致中国鞋业“大本营”莆田地区鞋业制造上下游几近停摆,而国外新兴运动品牌也在强势崛起,瑞士运动品牌On(昂跑)9月16日刚刚在纽交所上市。中国运动品牌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崛起之路也充满变数。

  作为中国运动品牌当之无愧的龙头安踏,近来过的还好吗?

  近期,安踏体育(02020.HK)发布半年报,安踏总营收为228.1亿元,高于市场预估的219.3亿,实现了高达55.5%的增幅;其中净利 润38.4亿元,同比增长131.6%,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56.8%提升到63.2%。每股中期派息0.60港元,上年同期0.21港元。业绩喜人,发展势头良好。

  但在公布半年报的次日收盘,安踏体育的股价却迎来了6.83%的下跌,不过随后就出现回升,截止9月16日收盘,安踏体育股价超过152港元每股,总市值4109.06亿港元,依然是国产体育运动品牌市值最 高的企业。

  超越阿迪中国,逼近耐克中国

  2020年,安踏体育实现净利 润51.62亿元,同期的阿迪达斯中国的净利 润仅为4.29亿欧元(同期折算约为33.14亿元人 民币)但在总营收上,依然落后阿迪达斯中国,但经过半年的发展,安踏体育2021年上半年完成了对阿迪达斯中国盈 利和规模的双超越,此时的阿迪达斯中国上半年总营收为182.98亿元,距离安踏体育228.1亿尚有不小的差距。

  而同期的耐克中国的总营收为273.4亿元,差距在明显缩小。以2021年上半年耐克中国大中华区的增速19%,安踏体育增速55.5%来计算,或许在年底,最迟明年就有望超越耐克中国,成为国内体育用品市场的“王 者”。

  从整体营收来看,安踏体育2021年上半年228.1亿元的营收体量,已经相当同期李宁的2.2倍,特步的5.5倍,361度7.3倍。是国产体育四巨头中的妥妥的大哥,只要打败耐克中国,安踏体育将稳坐中国体育一哥的宝座。

  喜人的营收是建立在消费者认可的基础之上,根据天猫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1-7月,安踏在“运动户外”类目排 名第一,这是首 次由中国品牌占据行业榜首。

  在“HM新疆棉花”事件之后,国内掀起一股国潮热,阿迪和耐克在中国市场日子并不好过,而安踏和李宁以及鸿星尔克等国货备受追捧。其中安踏体育于2020年8月启动DTC(品牌直达客户)新型商业模式转型,在中国11个地区开展混合运营模式,其中包括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也包括长沙、成都、武汉等新一线城市,采用DTC运营模式的门店约为3500家。

  而同期的耐克中国进驻的购物中心和独立百货总门店数为1872家,门店总量上安踏体育已经远远超过耐克中国,耐克中国的门店相对集中,主要集中在华东区域,其中北京超过了100家,上海超90家。

  在渠道方面,安踏一枝独秀。目前电商渠道已经成为安踏的一条主赛道,上半年电商收 益增幅高达61%。其中安踏、迪桑特等品牌线上收入增速均超过50%。在线下渠道方面,截至2021年上半年,安踏体育拥有安踏店(其中包括安踏儿童独立店)共9788家,FILA门店1979家,包括FILA KIDS和FILA FUSION独立店,KOLON SPORT店151家,DESCENTE店178家。覆盖全国的渠道助力安踏的稳步前行。在渠道方面和门店总数上安踏体育遥遥领 先,但单店盈 利能力距耐克中国还有较大差距。

  利好消息是上半年的棉花事件后国内消费者对国外品牌的排斥度上升,加上耐克的标语事件对中国市场的影响颇大,此消彼长,在最新618线上销售数据来看,耐克在中国运动品牌的市场中虽然占据领 先地位,但优势被大大缩小,在运动/户外品类中销售占比最 高,达到了9.5%,但和去年同期相比却下降了24.1%。而童装榜单中,今年甚至都未排上榜。这也是安踏体育完成追赶甚至反超的好机会,国产体育四大品牌的上半年都取得不俗的营收。

  再从安踏体育的品牌收 益来看,安踏体育品牌***同比去年增长56.1%至新高的105.8亿元,毛利率大幅提升11.2个百分点至52.8%。安踏体育持巨资收购的斐乐品牌被证明是笔成功的并购,其***同比去年增长51.4%至108.2亿元,安踏体育旗下的其 他品牌包括迪桑特及可隆体育这些收 益也上升明显,增幅为90.1%,营收增长至14.1亿元,毛利及营运成本均获得很好改善,为未来安踏体育的发展夯实了基础。

  巨额赞助拖累业绩

  安踏体育在2009年趁阿迪达斯于中国奥委会合约到期之际,斥巨资成为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自此踏上了一条“巨额赞助”之路。此后安踏便一发不可收拾赞助运动赛事,相继拿下了举重、柔道等赛事,甚至拿下了被李宁公司视作“精神支柱”的中国体操队赞助,让其品牌知名度不断提高。尝到诸多甜头的安踏体育在合约即将到期的2017年再次和国际奥委会以及中国奥委会签署了到2024年的续约协议。

  赞助国际奥委会走的是国际化路线,只是赞助其中一个分支,而对中国奥委会的赞助则是重视国内市场的表现,作为中国奥委会第一赞助商,在奥运会的参赛项目中,只要有中国运动员获奖,就必须身着安踏品牌的服装登上领奖台,在2021年东京奥运会中,安踏耗资5亿元拿下赞助权,国民在欣赏体育健儿的英勇发挥时,也见识到安踏那破局中国风的领奖服,进一步提升了安踏品牌的知名度。

  自2009年和中国奥委会合作以来,安踏一直赞助奥运,连续八届和中国奥委会合作,累计为28支中国国家队打造奥运装备,是支持中国国家队队数最多的运动品牌,这样的巨额投入确实对安踏的品牌提成起到一定的作用。

  2021东京奥运会是安踏第六次为中国队打造领奖服,除了打造领奖服之外,安踏体育还以自身的科技研发为游泳、体操、举重、跆拳道等数支队伍打造了专业的比赛装备,助力中国体育健儿。

  安踏体育的奥运会领奖服一经面世,迅速成为众多网红追捧的新宠,好多网红博主都在穿安踏体育的产品,尤其是国家队系列,和国家队队员服装同样的科技和工艺的服装在安踏官方旗舰店也大受欢迎,安踏体育相关产品瞬间成为流行的潮牌,在安踏旗舰店单品超过20万销量的不在少数。

  但安踏取得这样的成绩,付出的可是真金白银,安踏体育赞助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这一夏一冬两届奥运会的赞助费用高达10亿元,如此高昂的赞助费必定压缩安踏体育的利 润空间。

  以2021年上半年84.04亿元的销售费用来看,同比去年同期的63.30亿元猛增了33%。且这个销售费用是发生在上半年,此时奥运会尚未开始,下半年的销售费用必定有增无减,这也是众多券商认为的安踏隐忧之一,他们认为安踏体育公司管理层预期过于乐观,行业前景仍充满挑战,但依然有里昂和瑞银看好安踏的营销之路。

  高速扩张靠买买买?

  众所周知,企业的快速扩张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自身的不断努力,而另一种就是扩张并购。有成功的案例,但失败的案例也数不胜数。

  有几家企业都是因为扩张过快,导致资金周转困难,逐渐走向衰落,曾经在国内知名度甚高的贵人鸟就是典型的例子,在2015年后的连续三年“买买买”,投资并购金额高达28.65亿元,但这些并购并未给企业带来太多作用反而拖累了贵人鸟,将A股体育第一股贵人鸟总市值由427亿拖累至如今的13.64亿,老板林天福因无力偿还债务而成为“老赖”。贵人鸟成为并购失败的典型。

  但相比贵人鸟体育,安踏体育比较幸运,安踏也是的“买买买”之路却非常成功。2007年,安踏在港交所上市,当年成为了NBA官方营销合作伙伴。上市不久后,在2009年,安踏收购了外资品牌斐乐中国(FILA),这在当时被很多人质疑的收购案,最后却大获成功,斐乐经过成功的孵化,逐渐成为安踏旗下的第一高端品牌。

  2019年斐乐中国的营收高达147.7亿元,同比增长73.9%,占到了安踏总收入的43.5%。而在2020年斐乐中国实现18.1%的增长,总营收达到174.5亿元,占安踏总营收355.12亿元的49.1%。

  并购斐乐的成功,让安踏信心满满,并加快了收购品牌的步伐,先后收购了迪桑特、Kolon、亚玛芬体育等品牌,使得如今的安踏拥有了近30个品牌。尤其是2018年安踏贷款42.15亿欧元,以高达43%的溢价以收购芬兰体育巨头Amer Sports。这家体育巨头旗下拥有始祖鸟、颂拓等高端户外品牌,尤其是户外品牌始祖鸟极为高端,一度被称为户外“爱马仕”。

  随着社会的发展,运动品牌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欢迎。安踏的并购赢得了众多消费群体的青睐。尤其在抢占市场占有率方面,安踏体育发展较快,在国内运动服市场,2020年安踏运动服市场份额将增至15.4%,仅次于耐克、阿迪达斯25.6%、17.4%。在国民掀起“国潮热”的情况下,预计今年内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将超过阿迪达斯,逼近耐克。

  至此安踏体育经过一系列并购,丰富了自身的品牌矩阵,目前安踏体育高端体育产品有斐乐和始祖鸟,大众品牌有安踏跑步鞋,并通过签约NBA巨 星克莱.汤普森、特雷杨和新星怀斯曼,迅速提升安踏篮球鞋在广大篮球迷中的地位。只是这些代言的费用并不低,效果如何还属未知数。

  对于芬兰体育巨头Amer Sports巨额且溢价43%的的收购,还是以贷款的形式进行的并购,这种加杠杆的行为,将加大风 险系数,它可能会放大收 益,也可能会放大损失,这无疑会给安踏体育带来一种不确定的风 险,这种***在短期内未必会有明显体现,但依然可能是种长期存在的潜在***。

  好在安踏通过一系列并购知名品牌,让安踏体育自身的品牌价值得到提升。在2021年国际品牌价值评估权威机构发布了“2021年全球最 具价值品牌500强”的榜单上,安踏体育再次榜上有名。

  虽然发展中遇到一些坎坷,安踏的进击之路仍在途中。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